首页 > 社会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最孝顺杀人犯:母亲被打得卧床不起,儿子奔袭千里回家灭其满门

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于人何所不容。

我国有句俗话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其实说的就是宽容。只要宽容一些,大家都能相安无事,然而现实中却没有几个人能付诸行动。

有人为了公车上的磕磕碰碰吵得面红耳赤,有人为了不同观点弃斯文于不顾,还有人,为了蝇头小利争得你死我活。

缙云周村“8.1”命案便是因为邻里的一点小矛盾爆发的,最终造成了三条鲜活的生命就此逝去。

故事发生在缙云县五云镇周村村2户,曹志光跟郑成周是邻居,他就住在郑成周的家后边。

虽然说远亲不如近邻,可这两家人的关系很是不好,原因只是一小块地。

曹志光家有两栋房子,左边的房子是他自己住,而右边的房子卖给了别人。

在右边的房子前,有一段没拆除的墙,为了抢得这块地的地基,曹志光便在墙的木门前放了一个自家的粪桶。

展开全文

这便让郑成周家很是不乐意了,前面说过,他们两家是邻居。

不巧的是曹志光放粪桶的斜前方正好是郑成周家的厨房,这位置可想而知,不管有没有风,在郑成周家厨房都能闻见恶臭味。

本该是香气四溢的厨房,现在满是让人作呕的臭味,这谁受得了?

郑成周心里不痛快,也去找过曹志光几次,可曹家不乐意。

曹志光甚至说:这是我家地,我爱放就放,谁叫你们运气不好。

本来郑成周心里就不舒服,一听这话还不吵起来?

后来郑成周又找过曹志光几次,要求他挪走粪桶,对方却始终不肯。

在一次次争吵中,双方的怨气越来越深,2011年的8月1日便爆发了。

那天上午,双方各再次为这事吵了起来,但曹志光在家乡的亲戚比较多。

郑家的人却大多在外地,当时只有郑成周的妻子和儿媳以及一个孩子在家。

争执间,郑成周的妻子被打伤。

得知母亲被打伤,郑成周的儿子郑勇军当天就从上海回了周村。

还联系了在当地当协警的妹夫丁凯涯等人,晚上七点半,五个人冲进曹家。

当时曹志光一家八人围坐在一起,优哉游哉的正在纳凉,而死神已经朝他们伸出了脚步。

双方相见都很激动,争吵间,失去理智的郑勇军拿着刀就砍向曹志光,瞬间鲜血四溅。

当时惨叫声传遍了全村,可对面的墙上都有血迹,村民都不敢去劝架。

他们一直知道这两家人有矛盾,但没想到会发展到杀人的地步,目击者也是心有余悸。

最终,曹志光的女儿女婿以及外孙三人身亡,相当于灭了这个小家庭满门,另还有两人重伤进了ICU。

其余人也多有受伤,郑成周一家也有两人受伤。

事后郑成周跟丁凯涯被刑事拘留,只是一块小小的地基,彻底导致了两个家庭的破碎。

当时曹志光的外孙才19岁的年纪,都还未步入社会,不免令人可叹。

杀了人的郑成周和丁凯涯今后的生活也算是毁了,他们当时也不过四十来岁,子女都尚未长大,难以想象今后的生活。

如果当初曹志光愿意将粪桶挪走,换其他不会打扰到别人的物品,也不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六尺墙的故事其实已经够给人教训了,让他三尺又何妨?

在生气之前想想后果,多些宽容,多些理解,这世间便能美好很多。

相关新闻

一位父亲崩溃了:寻子18年 儿子就埋在家门外30米

王立(化名)找了18年,儿子找到了,不是被拐走,而是早就死了。孩子“堂叔”王某是犯罪嫌疑人,在他家院子里,挖出了儿子曾经骑过的自行车。

无数次王立从青岛即墨市古城村的家里出去,顺着门口的城七路往外走,去青岛,去胶州,去山东省内和省外的各个地方。他几乎走遍半个中国,却没想到儿子就在他身后20多米,躺在那个废弃的池塘里。

找了18年,王立已经63岁,儿子兴兴被困在2002年的那个春天,永远10岁,不会长大。

挖掘机挖出小村陈年往事

失踪18年的孩子在池塘里找到了

挖掘机开进青岛市即墨区蓝村镇古城村之后,平静的小村炸开了锅。

街头巷尾,人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有的年轻人没听说过18年前那桩往事,家里的老人就会从头回顾一遍:村里王立家10岁的儿子兴兴,有一天突然失踪了,家里人一直以为是被拐卖,几乎找遍了半个中国。

张朋很快就听说了这桩命案。他不是本地人,刚租下王立家院里的一间房,准备开个小餐馆。“我最开始都不知道这事儿就是我房东家的。”他只隐约觉得这事和王立有点关系,因为那几天听见隔壁老有哭声,“我还觉得,是不是他家兄弟的事儿。直到第三天,我才知道就是他的儿子,杀人的还是娃娃堂叔。”

挖掘作业的时候,王立也去看过,默默站着,不说话。这个小池塘就在他家屋后不到30米的地方,小小的一洼,周围玉米和杂草乱七八糟地长着,把池塘围了起来。

王立是个倔强人,这倔强让他不轻易和人吐露这些年来的心酸,也让他咬着牙,踩着寻子的路,一步一步走了6725天。

9月8日,池塘已经开始回填

事发:10岁男孩突然失踪

“我们当时就怀疑上了他”

这条路的起点,是2002年的春天。

事情发生于当年的4月6日。“那天我家孩子一直没回家,我直接就去王某(疑凶)家找去。”兴兴妈妈吴湘(化名)说,王某家也有个儿子,比兴兴大一岁,两人还是同学,“关系可好,我家孩子经常一放学直接就去他家。”

吴湘对那一天的许多细节都记得很清楚,她记得王某家两个孩子坐在炕上吃饭,王某在堂屋。“我问他家儿子看到我兴兴没,孩子说没有。可王某自己说,他在附近一个养猪场看到过。”

吴湘两口子最初的怀疑,早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我一路找过去,一路问,所有人都说没看见,就他一个人说看见了。”兴兴失踪十多天后,一天放学时间,王某家儿子从门口路过,被吴湘拦了下来,“我问他(兴兴失踪)那天到底看到兴兴没,他说看到了,就在他家玩儿,后来他被他爸支出去,到那时候我孩子还在他家里。”再问后来发生了什么,小孩子也说不清。吴湘耿耿于怀:“他那时候还说了一句,‘我心里难受’。”

这些细节后来也得到了证实。据媒体报道,9月3日下午两点过,警方用电钻凿开王某院中水泥地,取出当年兴兴骑的一辆自行车。同时,根据王某供述,警方挖开村内的池塘开始寻找尸体。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立曾说,王某在被捕后交代,“就在他家(作案),把他的孩子支出去,把我的孩子害了。”

记者联系当地公安部门,对方解释说办案细节目前暂时不能透露:“事情毕竟过去了18年,对于证据的寻找和确认,我们现在都很慎重。”

杀人动机为何?

孩子妈妈:“他跟警察说是因为两个孩子打架”

在找到儿子之前,王立没想过他死了。“我只觉得他(王某)是把孩子卖了。”从这个怀疑出发,兴兴失踪后,王立踏上了一条漫长的寻子之路。

以即墨为中心,一家人的寻找半径一步步扩大,足迹遍布平度、胶州、莱阳、莱西……“我当时带着干粮,到处找儿子。有时候走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上,天晚了也只能在外面躺一晚上,就这么扛过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立回忆这一段经历,说“最远走到了云南”。

这18年里,他寻遍了大半个中国,遇到过骗子,也遇到过好心人,百般滋味尝尽。孩子的户口一直没有注销,家里吃饭还会多摆一副碗筷。据村民们说,也许是怕触景伤情,后来王家人搬离了古城村好几年,今年才又搬回来。没多久,挖掘机开进了村,兴兴失踪案有了重大进展。

这桩悬案是如何在18年的停滞中突然有了进展?契机是什么?转折点是哪一天?到现在为止,这些仍是谜。王立和妻子不愿详细解释,只坚定地表示:“坚持了这么多年,我们一直盯着他(王某)的。”

同是一家亲戚,有什么深仇大恨,要用杀害10岁的孩子来解决?9月8日,吴湘在接受采访时说,根据王某对警方的交代,起因可能只是两个孩子间的打闹。

“他跟警察说,事发之前(不是当天),他曾看到两个娃娃打架,我家孩子把他儿子打着了,他气不过,就杀了我的孩子。”吴湘很难接受这个理由,“两个孩子关系可好,娃娃家,都是闹着玩的,再说我兴兴还比他儿子小一岁,能打到个啥?”可是除了这个,她似乎也很难找到其他的蛛丝马迹。吴湘说,王某是儿子兴兴的“堂叔”,早年间两家关系并不差。事发以前,王立还曾借过200块钱给王某。

失踪的孩子和发现的遗骨

是小村里被回避的故事

9月8日下午,白花花的太阳晒得人面皮生疼。古城村那个埋葬了兴兴的小池塘,已经开始慢慢回填。一台小挖掘机一铲一铲地施工,被挖开的池塘,剩下的一小块地方也是干涸的。时值中午,村民们或是去上班,或是在午睡。和几天前刚相比,这里清净了很多,几乎没人再来围观。

还在池塘边徘徊的人都很警惕。看到记者拍照,会有人前来阻止,询问记者的身份、要求查验证件,都自称只是“干活的人”。在村里跟人问起此事,大多面露难色,摆摆手不愿多说。

王立家就在村委会对面。时值工作日,只有吴湘一个人在家里。她举止动作慢腾腾,似乎什么事情都要反应小半拍,除了聊起孩子的时候。她并不排斥和人倾诉,讲述时条理也很清晰:“我这几天都睡不好,满脑子都是这件事。”

孩子母亲吴湘

聊到一半,她被打断了。下午3点过,一男一女两个人撩起她家堂屋的纱帘走了进来,要求记者关上设备离开,“回避一下”。末了,自称是当地工作人员的男子大声对吴湘说:“你不要老接受采访,你以为这是什么光荣的事情吗?”

吴湘本能地反驳:“我没觉得是光荣的事。”但下半句又该说什么?她有点讷讷,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头条新闻

社会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新闻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

联系我们|sqno.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sq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