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尚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亚洲王妃血泪史:宫斗失败惨死监狱、二十年不得开口说话、连姓氏户籍都被注销的她也太惨了!

Vol.463

去年国庆写了一篇 泰国王室宫斗戏 ,没想到年前就看到泰国被废王妃诗尼玛惨死狱中的消息,感觉十分魔幻。

在东亚地区,除了皇室有实权的泰国,还有君主立宪制的日本。如果说泰国皇室是动不动就流放、褫夺封号甚至关禁闭,快节奏的决定了王室女人的命运。

那么日本皇室则是不动声色的诛心,用看不见的压抑文化吞噬一个女人的活力和青春。

今天和大家聊聊日本皇室背后的故事。

去年5月1日,德仁天皇即位,令和年代来临。

平成时代从此落下帷幕,当天凌晨12点,改元政令开始施行,而曾经饱受折磨的太子妃小和田雅子,也总算是熬出头,正式成为皇后。

但这并不意味她有更大的权利,早在明仁天皇宣布继承者时,已经安排好了继承顺序,等她丈夫去世,皇位将传给其弟,再顺延到其子。等于雅子的后代,已经失去继承权。

展开全文

早在30多年前,从小受西式教育长大的白富美小和田雅子,或许从来没想到自己的后半生会是这样。

1963年,雅子在东京出生,她家境优渥,父亲是日本外务省次长,母亲是将军后裔,祖辈都是党政要员。

被宠爱包围的雅子先是在莫斯科幼儿园上学,随后又到纽约念小学,中学时代辗转于东京和波士顿完成学业,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她,无论是思想观念还是生活习惯,都非常国际化。

她从小学习钢琴、网球、棒球、滑雪等,精通英法俄多国语言,和父亲一起游历欧洲、美国,培养出了国际视野和广博的见识。

读完中学后,雅子顺利进入哈佛大学,从经济系毕业,接着在东大学习法学,在父亲的影响下,她立志成为一名出色的外交官。

1986年,在东京大学学习6个月法律后,雅子一举通过MOFA入省考试,要知道,在应考者中,外务省只录用了28人,且只有3位是女性。

通过考试后,各大报刊都曾报导过雅子的事迹。

她进入外务省国际组织,负责日本和国际组织的关系。

那时的雅子自信大方,走路带风,穿衣风格很像如今日剧里的女主,时髦中透露着精英感,眼神也明亮有光,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种种,她应该会成为政界数一数二的女外交官。

就在雅子进入外务省的那年,日本皇宫举行了一场欢迎西班牙公主的音乐会,雅子应邀出席,在那场音乐会中,当时的皇太子德仁对雅子一见钟情,之后要求皇室将雅子加入太子妃候选。

和当初美智子被明仁(德仁的父亲)在一场网球比赛中相中的情节无比雷同。

可能皇室的生活过于乏味,因此皇子们都像我国古代那些养在深闺中的小姐,擅长一见钟情这回事。

短暂交流几分钟后,德仁被一身宝蓝色礼服的雅子吸引,他早年曾到牛津读书,本人也爱好广泛,思想比较西化,因此具有同样成长背景的雅子,是他最好的人选。

不久后,德仁特意安排了第二次相遇,在一场宴会上,德仁与她热烈的交谈,此时的雅子不知道,她已经悄然踏进了皇室的大门。

一年后,德仁主动邀请雅子全家一起到皇宫相聚,这是平民家庭第一次被邀请到皇宫,德仁的用意已经十分明显。

此时,日本宫内厅开始暗中调查雅子的背景,这个机构负责处理日本皇室的一切内务,包括太子妃的人选。

他们要求严苛,比如太子妃必须是日本华族(贵族),保证皇室血统纯正;年龄要小于皇太子,身高最多不能高过皇子的头发,没有做过大型手术等等。

而雅子身高一米六四,比德仁高出许多,且她的外祖父曾经和当时一起严重环境污染导致居民患病事件有关,家世亦不够清白,最重要的是,雅子是平民家庭的女儿,这引起了旧贵族的一致反对。

德仁的母亲美智子,是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平民皇后,一开始也被强烈反对,但明仁天皇打定主意要娶她,因此破坏了先例。

宫内厅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出现一次。

年轻的雅子也曾反抗过无声降临的命运。面对德仁太子殷勤的追求,她无动于衷,被求婚之后,雅子拒绝了德仁,于1988年以公派名义进入牛津大学,老师是著名的国际关系学家亚当·罗伯茨。

她已经为自己的外交官梦想努力了多年,而进入皇室,则会断送梦想。

与此同时,宫内厅开始为德仁物色新的太子妃人选,整整几百个候选人等待德仁挑选,德仁偶尔也会妥协去见面参加活动,但没有和任何一个开始新的感情。

他始终还挂念着雅子。

雅子学成归来之后,成为外务省的一颗新星,进入最核心的部门,曾担任首相翻译,出席各大贸易会谈,风头无两。

而这边厢德仁32岁高龄仍然不肯结婚,苦等雅子七年,皇宫内人心惶惶,明仁天皇决定插手这件事,宫内厅派出外务省的柳谷前往雅子家,和雅子父亲秘密交谈几小时,搞定了雅子的家人。

传闻说雅子父亲当年在外务省竞争联合国大使职位,但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太多,唯有将女儿嫁给皇太子,未来的天皇,他才能有更大的机会出任。

后来雅子的父亲确实成为了日本驻联合国代表,联合国国际法院院长,官运亨通,仕途平步青云,只不过这其中究竟有没有牺牲雅子,就不得而知了。

1992年8月,德仁终于见到了日思夜想的雅子,他们秘聊几个小时,面对德仁的第二次求婚,雅子还是拒绝了,她告诉德仁:答案可以是不吗?一个多月后,雅子的答案依然是否定。

不过她的拒绝并没有维持多久,4个月后,雅子平静的接受了她的命运,德仁告诉她,自己会尽所有力量保护她周全。

而日本皇室也保证,婚后会让雅子继续追求外交官之路。

后来的故事是我们熟悉的版本了:被苦苦追求了几年还痴心不改的德仁打动,于是雅子最终选择了和未来的天皇在一起。

(雅子妃出嫁画面)

那是一种她无法抗拒的命运,等待被皇室挑选,然后不幸被选中的命运。

雅子的人生,更像是婆婆美智子的翻版。

美智子家境优越,通晓几国语言,要嫁入日本皇室时,家人极力反对,结婚当天,美智子的父亲面对镜头,没有一丝笑容,母亲直接避开镜头,表情严肃。

后来美智子一度被婆婆和宫内厅折磨,得了失语症,进宫一年,迅速瘦了20斤,即使美智子的父母心疼女儿,为她准备了3000万日元的嫁妆,美智子在皇宫的生活仍然举步维艰。

直到后来熬成皇后,美智子的人生才稍微自由了一些,她拒绝死后与天皇合葬,坚持说自己来自民间。(但她这么刚,却拿出类似自己婆婆的态度对待雅子)

鉴于德仁高龄,一切都进行得很快,雅子辞掉外务省职务,参加辞职欢送会,她不知道的是,这是她最后以外交官的身份出现。

订婚发布会上,她穿着一身鹅黄套装,意味着希望和生机。

日本各界都曾为之自豪,因为一名职业女性成为了太子妃,大众希望雅子能够改变菊花王朝。

然而,被彻底改变的却是雅子。

在一次记者会上,雅子因为开心的提起自己当外交官的梦想,比丈夫的发言多出28秒,便饱受攻击,因为按照规定,她的发言长度只允许是丈夫的一半。

雅子被宫内厅下了禁言令,此后她不能再公开场合主动发表讲话,即使要发言,也只能按照事先计划好的稿子照着背。

而曾经许诺说支持她外交官梦想的皇室,却在两人订婚后露出了真实面目。

成为德仁的妻子之后,她不得不收敛光芒,永远只能低眉顺眼的跟在德仁几米远的身后,表情谦恭。

她不再风风火火的出席各大场合,而是将两手交叠在身前,露出模式化的笑容。

除了说话自由,雅子还面临着更大的压力:为日本皇室生下继承人。

根据日本宪法规定,只有男性才能继承皇位,德仁作为皇太子,这个重担自然就落在了雅子身上。入宫十多年,雅子出去的次数寥寥无几,宫内厅严格控制她外出时间,希望她和德仁多接触以便早日怀孕。

然而德仁与雅子结婚时,已经三十几岁,再加上举国关注的压力,雅子一直到6年后才怀孕,然而,这份轻松没有维持多久,雅子就再次陷入舆论漩涡——出席比利时王储婚礼时,她流产了。

而在此前,德仁的弟弟文仁亲王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两年后,雅子再次怀孕,这一次皇宫内外都十分重视,密切关注着她的状态,在雅子38岁的这一年,作为高龄产妇,她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孩子爱子公主。

然而,继承人的问题悬而未决,宫内厅再次向雅子施加压力,希望她能够高龄怀上第二个孩子,并加大对她的控制力度,管制出行时间,一定要生出男性继承人为止。

雅子终于无法忍受,患上重度抑郁症和适应障碍。

一直以来保持沉默也身不由己的德仁,看见妻子饱受折磨,在04年参加丹麦王储的婚礼时,忽然脱稿为雅子鸣不平,他愤怒斥责雅子遭到的不公待遇:

“10年来,雅子拼命努力,希望能适应宫内的生活,但现在她已经疲惫不堪。她放弃外交官的工作进入皇室,认为国际亲善是重要任务,却已被不被允许出国访问,这让她无比苦闷!”

消息传回日本,舆论有所支持,德仁开始着手修改皇室法案,以图让女性天皇重新出现,让爱子公主成为继承人,减轻雅子的负担。

正当日本皇室举棋不定时,德仁的弟弟文仁亲王高龄生下儿子悠仁亲王,男性继承人出现,而修改法案的问题就被搁置了。

被问及为什么追生儿子,文仁说,先前有顾虑,所以才没有生。

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说雅子没能生下皇室继承人,所以我们才决定这样做的。

被雅子拖累的德仁,一度卷入皇权之争,宫内厅也积极筹划让雅子与德仁离婚,德仁一直积极周旋,为自己当初做下的诺言而努力。

去年5月,尘埃落定,明仁天皇退位,令和时代来临,而雅子也终于熬成了皇后。

从年轻时的明媚动人到如今的畏手畏脚、谨小慎微,她没能改变封建守旧的日本皇室,而是被巨大的环境压迫下下改变。

在这里,她的外交能力,学习了何种专业,她的爱好和朋友,那些使她成为了她的部分,都被彻底阉割掉,变成无关紧要的东西。

而最重要的价值,变成了女性最原始的价值:生育。

所有人都密切注意着她的肚子,希望她能生下一个儿子——未来皇位的继承人。

很难想象这样有活力,有过多段留学经历的女性,在面临这样的落差感时,会有何种想法。

因此不难理解雅子的第一个孩子没有顺利诞下,因为她身上背负的压力和期待太多了。

这种压力也延续到了她的女儿爱子公主身上,因为是备受瞩目的皇太子之女,只要她有一点出格的地方,哪怕是青春期正常的有些发福,都会受舆论指责。于是十几岁的她得了严重厌食症。

澳大利亚有记者出了一本书为:《雅子妃:菊花王朝的囚徒》,这本书的日文版没有再日本上市,日本政府颇为窝火的向澳大利亚外交部发出抗议,斥责此书一派胡言。

这本书确实或多或少的展现了雅子荣耀的前半生,与悲哀的后半生。

她正如日本皇宫内的一朵菊,随时间而花凋,转眼风华不再,连曾经的光芒也一并消失了。

在雅子之前,还有几个女孩进入了太子妃候选,如德川冬子,东大历史系高材生,久弥晃子,哲学系硕士,小提琴演奏家濑川祥子等。

后来她们有的成了大学教授,嫁给做学术研究的丈夫;有的考取了职业医师资格证,至今仍然潇洒单身;有的成为了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每场演出都座无虚席。

和雅子相比,她们幸运太多,德仁狂热的痴恋把雅子拖下地狱,如果不是这样,雅子多半会像东京爱情故事里的女主角一样,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怎么过,都不会有多差。

精通六国语言、拥有哈佛学位,还是外务省最有前途的外交官,来到日本皇宫,接受一千多个仆人的照料,以及二十多个皇室成员的监督,看似完美的生活,却比坐牢还悲哀。

身陷囹圄的人还有出去的那一天,而她受了终身监禁,一生都要在这里耗尽枯萎。

自由这东西就像空气,拥有时没察觉到什么,失去的时候,才觉得窒息和难过。

同一件衣服,不同的表情

那些飞上枝头的平民灰姑娘,未必获得了圆满的人生,而落选太子妃的女性,也未必就下场可怜,反而觉得她们十分幸运,过上原本闪闪发光,可以由自己随意支配的人生。

当时的报刊和杂志上,纷纷罗列出几个候选人的优缺点,进行全方位比较,讨论谁更适合入主,但没有人关心过——她们也许并不想要那样的命运,那样的生活。

看国外皇室的故事,总会产生现在的生活还挺不错的侥幸感,因为见了太多身不由己的女人,就觉得这辈子能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就已经很值得。

误入皇室的女人,除了野心家们,几乎都没有什么幸运人生,她们是笼中的金丝雀,掏空灵魂,装上玻璃眼珠做成的标本,甚至是被绣在屏风上的鸟,永远也没有飞出去的日子。

无论是堪比大型宫斗剧的泰国皇室,还是压抑古板的日本皇室,都让人陷入一种魔幻的不真实感:

都这个年代了,怎么还会有女性过着这样围绕男人转、以生孩子为最大任务的生活?

每当看到这些,就很感激那些曾为男女平等做出过贡献的前人,早早把男女同工同酬写进了宪法,为女性受教育权、选举权奔走,经过无数的斗争和修改,才终于开拓出今天的崭新局面。

母亲和妻子这两个角色,不应该是枷锁,而是女性努力时的一盏指明灯,守望相助,照亮那些为生活而奋斗的夜晚。

想和我聊聊更多明星八卦的小可爱,

微信ID:dramasister2

靠自己才能终生美丽

责任编辑:

今日热点

小编精选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头条新闻

时尚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新闻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

联系我们|sqno.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sq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