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评论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为什么希特勒没能阻止“俾斯麦”号的死亡航行

为什么希特勒没能阻止“俾斯麦”号的死亡航行


波罗的海。


乌云笼罩天空,海中卷着波浪,天气很不好。德国海军特遣舰队正在向西航行。


傍晚5时,由于天候原因本已显得昏灰的天空,随着落日的降临迅速地黯淡下去。透过一片灰蒙蒙,可以遥遥望见伴航在编队左侧的驱逐舰Z-23号,在风浪里微微摇摆。编队正前方的扫雷艇,正有几分艰难地爬过一个又一个的浪头。今天是1941年5月19日,每个人心中都忐忑不安。


作战命令是在清晨公布的。当舰队离开格但斯克湾的时候,舰长欧内斯特·林德曼上校(Ernst Lindemann)通过扬声器将作战命令公告全舰。随后,他们驶向波罗的海,僚舰“欧根亲王”号和护航舰队正在那里待命。远洋作战即将开始……


船员们被笼罩在一种不安的兴奋感之中。一方面,他们因即将面对强大的对手而紧张,另一方面他们又无比信任他们的舰长,以及脚下这艘巨舰。透过昏暗,可以依稀看到甲板上有一名水兵正依靠着栏杆,轻轻地哼唱《Muss i denn》【德国民歌《木偶之心》,海军的军乐队一般在大型舰艇离港执行长时间的远洋巡航之前演奏】,离开格丁尼亚港时舰上乐队曾演奏的曲子。甲板之下,主机正在稳定地运转,透过汹涌的波涛声,人们可以清楚地听到它发出的低沉噪音。这些都时刻提醒着船上的乘员们——他们脚下的这艘船,是一件致命的武器。


战列舰“俾斯麦”短暂的传奇,将由此揭开。


为什么希特勒没能阻止“俾斯麦”号的死亡航行

(上图)驶入卑尔根港的“俾斯麦”号,图为从“欧根亲王”号上拍摄的,该舰下锚时的景象。此时“俾斯麦”号的船身上还漆着波罗的海沿岸适用的海岸迷彩,并不适合远洋作战。


“我们变得如此欢欣鼓舞,”一位从战舰“格奈森瑙”号上调遣而来的士官在日记里这样写道:“大家迫不及待地想参加第一次作战。日复一日,无数关于行动迫在眉睫的传闻更加剧了紧张的气氛。”


在4月底的时候,“俾斯麦”号的军需官报告说舰上的粮食储备已可供应3个月的海上战备行动之所需,而存放于冷库中的肉类更是足够一个25万人规模的中型城市一日所需。少量从“沙恩霍斯特”号与“格奈森瑙”号战舰抽调的具备实战经验的水兵,已完成转换训练,完全熟悉了舰上系统,这些人像种子一样带领那些没有经验的新手熟悉自己的岗位和设备。“俾斯麦”号的舰长林德曼据此向舰队司令部、西部战斗群、北部战斗群,以及海军总部报告:战列舰“俾斯麦”号的物资与人员状况均已达到了战备要求。


尽管水兵们对于未来行动的可能性议论纷纷,但是谁也不知道究竟何时出动,倒是希特勒在5月5日突然造访。舰队司令接到他副官的电话通知是在4天之前。雷德尔元帅没有同行,陪伴希特勒的是凯特尔元帅。在吕特晏斯和舰长林德曼的引导下,元首一行校阅了舰上水兵,并参观了全舰的各重要设施。他们在后部火控室驻足的时间特别长,也许是他和凯特尔都对火控官(枪炮长)的介绍非常入迷的缘故。众所周知,希特勒非常喜欢各种精密机械和武器系统,但他和凯特尔并未提出过什么问题,只是认真地聆听关于各种设备如何错综复杂地管制火炮射击。


晚些时候,希特勒一行人还在舰上餐厅吃了顿饭。席间他们言谈甚欢,然而却没有谈起任何关于海上作战的内容。


希特勒本人虽然检阅了这艘新战列舰,但对其即将参与的海上行动却一无所知。这也是雷德尔和吕特晏斯故意隐瞒之下的结果。

为什么希特勒没能阻止“俾斯麦”号的死亡航行

(上图)登舰检阅的吕特晏斯以及舰队司令部成员。


执行“莱茵”作战的舰队司令部在5月12日登上战舰。包括舰队司令冈瑟·吕特晏斯海军上将和追随多年的参谋长哈拉尔德·内茨邦特上校,以及舰队轮机长、舰队军医官、通讯联络组组长3位高级军官等一行,共65人。


因为严格保密的缘故,舰上水兵并不怎么清楚他们的去向,但是见到这种阵仗谁都明白,大规模作战行动即将展开。


对于这次行动本身,德国海军部原本的构想要宏大得多,其动员舰艇也不局限于波罗的海内。


在法国海岸,战舰“沙恩霍斯特”号与“格奈森瑙”号自“柏林”作战结束之后就一直留在布勒斯特港,它们目前隶属于西战斗群指挥,处于一种随时可以突入大西洋的态势中,令英国人如坐针毡。在这次行动中这两艘战舰也将披挂上阵,它们会在北战斗群的舰艇投入作战前先行发起南方向上的军事行动。


德国海军总部的用意非常明显,先由“沙恩霍斯特”号与“格奈森瑙”号在大西洋上大肆“煽风点火”。迫使驻留在斯卡帕湾的皇家海军本土舰队主力西移,围剿大西洋上的德国袭击舰。当北方海域空虚的时候,波罗的海内的“俾斯麦”号和“提尔比兹”号将联合出击,偷渡北方海域,进入大西洋执行通商破坏战。


皇家海军能够应对的舰艇很有限。1941年5月,新式战列舰国王乔治五世级仅“乔治五世”号和“威尔士亲王”号入役,除此以外,可以有效制衡2艘俾斯麦级战列舰的只有较老的战列巡洋舰“胡德”号。其他可以动用的大型水面舰艇,比如纳尔逊级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声望”号、“反击”号,要么因为航速过低无法有效拦截德舰,要么因为装甲薄弱在炮战中命运堪忧。至于旧式战列舰伊丽莎白女王级和复仇级,前者航速不足且因为战况需要被投入到地中海战场,后者航速极低已完全不能适应现行海战的需要。


简而言之,皇家海军能够对德国的俾斯麦级战列舰构成威胁的,只有“胡德”号、“乔治五世”号、“威尔士亲王”号这3艘舰艇,以及唯一可以投入北方海域的舰队航空母舰“胜利”号。其兵力占据一些优势,但并无取胜的绝对把握。南线,可以投入的舰只以战列巡洋舰“反击”号、“声望”号为主。但这两舰装甲过薄,即便是仅配备283毫米口径主炮的“沙恩霍斯特”号与“格奈森瑙”号,都能在正常交战距离内对其构成威胁。


如上所述,如果形势照此发展,对于英国来说处境将会有多么恶劣实在是超出我们的想象。若是“莱茵”作战果真如此进行,那么将会迫使英方在下列3个选择中做出权衡:


1.如果皇家海军动员本土舰队南下,势必导致原本遭重兵封锁的北方海域空虚,使位于波罗的海的2艘俾斯麦级战列舰得以顺利进入大西洋。


2.若是本土舰队畏于德国新战列舰的威胁,在斯卡帕湾按兵不动,那么几乎所有快速战舰被牵制在斯卡帕湾这点,也将造成大西洋上的2艘德舰如入无人之境一般逍遥。


3.或者,英方做出第三种选择,将可以投入拦截的战舰分散配置,“胡德”号、“乔治五世”号、“威尔士亲王”号与“胜利”号部署于斯卡帕湾,“声望”号、“反击”号布置于南方。那么,必将导致两个威胁方向的兵力都无法确保绝对优势,其形势一样极其凶险。


然而,我们所知道的历史是,在1941年的3月底,“沙恩霍斯特”号终于熬不住长年累月的主机故障,被送进船台大修了。4月6日,完成了出港准备的“格奈森瑙”号在1架勇敢的英国鱼雷机自杀式的袭击下,遭到了重创。在波罗的海,战列舰“提尔比兹”号的服役期,因为海军熟练水兵不足的问题而迟滞。


而对德国海军总部的计划,德国最高统帅部与希特勒本人又是持什么态度呢?他完全不知情,就像上文叙述的那样。海军作战参谋部甚至害怕告诉希特勒这些事情,因为难保这位元首——热心于海军建设的军事爱好者——不会突然禁止“俾斯麦”号出海作战。因为在以前曾发生过这类事情。陪同他参观战舰的吕特晏斯和没有随行的雷德尔早就决定对此事缄口不语。希特勒得知“莱茵”行动的存在是在5月22日,“俾斯麦”号已经会同“欧根亲王”号从格丁尼亚出海4天之久,现正在前往丹麦海峡的路上。


“元帅,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要立刻召回这2艘战舰。”希特勒在知悉“俾斯麦”号已经上路的消息后反应极为神经质。无疑,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如果军舰被击沉或者受损会损害自己的声望。但是雷德尔反驳说,作战已经准备了许久,如果此时再撤销将会严重打击士气并造成海军中的不信任。最后,希特勒认可了既成事实;“好吧,看来现在只能顺其自然发展了,但是我心中有不祥的预感。”


这一幕见于雷德尔的回忆录中,而在官方记载中只写有“元首同意”的字样。历史没有“也许”,但却因为许多“偶然”最后走向“必然”。


本文摘自《海战事典》(1-9全套装)

为什么希特勒没能阻止“俾斯麦”号的死亡航行

热门推荐
头条新闻

评论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新闻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

联系我们|sqno.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sq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