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亲,暂时无法评论!

封城第12天,我们联系上了一位武汉医护人员

算上今天,武汉封城已经12天了。

截至下午4点30分,新型冠状病毒全国确诊人数 17267人,疑似人数 21558人。其中武汉的确诊人数就 5142人,几乎占据了总人数的 三分之一。

今天中午,我们终于联系上了一位在武汉定点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希望能通过她更加了解封城12天后武汉的现状。

她最近的一条朋友圈还是在1月25日发的, “一条屏蔽家人的朋友圈,向所有伟大的医护人员致敬”,配图是六张医护人员忙碌的身影。

胡:您是哪家医院工作?平时的主要工作是哪些?

W:我们医院就在武汉,我们最开始就是定点医疗机构了。我是属于行政后勤的工作人员,平时负责宣传。

胡:从疫情开始之后,您已经连续多少天没有休息了?

W:从一月初开始到现在,我们都没有休息,一直在上班。我们除了本职的工作,还会有行政值班,就是24小时的班。平时的话,其实晚上一般值班是可以睡觉的,但是最近开始晚上有很多来看门诊的,要帮他们协调,所以晚上都不太能睡觉。除了这个之外,还要去支援,临床班每天都会派一个人,去发热病区或ICU。帮助护士去拿药,跑腿儿。他们都挺忙的,所以我们就干一些我们能做的事情。

胡:疫情发生之后,您的工作职能有发生变化吗?

W:医院一月中旬那会儿,当时发热门诊压力比较大,所以我们也要去在里面帮他们分诊。只要有患者来了,一般都会是因为发烧过来的。然后我们就会帮他量体温,做登记,其实已经算一线了。 所以现在我们医院就没有什么后勤人员,全部都是一线。包括我们的保安,保洁,还有所有的行政后勤人员。所有保安都会在每一个发热病区门口值守。因为发热病区的人不能随便进出,更不能让外人进来。保洁更不用说了,肯定要进到病房里面去打扫,消毒。所以整个医院所有人都在承担着感染的风险性,而且风险很高。

展开全文

胡:这段时间战斗在一线,家人的态度是怎样的?

W:因为我家是外地的,我不是武汉这边的。其实我都一年没有回家了,十一假期的时候,正好武汉这边是军运会,就是也是要求所有医疗机构的工作人员都要待命,所以我当时就没回家。本来是过年的时候要回,其实在一月初的时候疫情没有那么严重,所以当时我就跟同事说,放假之前我多值几个班,然后过年的时候他们帮我值班。结果就到我准备要走的那一天,疫情的情况发生了变化。然后领导就说,你可能回不去了。

然后就只能 把所有的机票都退掉了,其实当天晚上我爸妈都已经准备好要去机场接我了。老公为了陪我就留在了武汉没有回家,但是现在我每天都要上班,他一个人在家里也蛮可怜。其实做父母和家人的,哪个希望自己的孩子亲人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但是在医院上班,这个肯定是没有办法拒绝的。我们医院也没有发现一个人找借口不去一线,除了怀孕的,或者是哺乳期的一些同事。而且我们领导几乎就从疫情稍微开始严峻一点的时候,就真的都没有回过家,都在单位。领导他们几乎都是住在医院的。

胡:到目前为止,你最难忘的瞬间是哪个?

W:最难忘的瞬间是我们ICU的主任,有天接了个电话,回来就泪流满面。因为他的同行是另一个医院的ICU的主任,说是被感染了,情况挺不好的。自己的战友倒下了,然后他一瞬间就很难以控制了。还有医院其实蛮多夫妻档在一线的,两个人是完全没法儿照顾孩子的。只能把孩子就交给家里的老人,他们两个互相也见不上,也不能回家,因为怕感染家里人。

胡:武汉已经封城12天了,目前这座城市的状态是如何的?

W:武汉现在的状态就是还挺正能量的。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就不说了,每天朋友圈里也能看到很多朋友,在积极的帮医院去做一些努力,无论是联系一些物资还是什么,大家都还是在齐心协力的感觉。但是可能刚开始封城的前两天,大家都还是比较听话的待在家里。我是每天都要去上班的,最近感觉车还是越来越多了。就真的,作为医院的人来说,还是很希望大家能在家里待待,因为这几天是很关键的时候。 不能前功尽弃。

胡:到目前为止,医院仍有哪些难处和困难是暂且很难解决的吗?

W:床位紧张的这个问题,确实是存在的,作为医院来说我们也没有办法。

其实医生也挺不忍心的。比如说发热门诊都已经都满了,床位全部都满了,走廊里能加的也都加了,包括座位都坐满了。但是前线医生又看到一些患者的情况很严重,不忍心让他回去,就把他收进来,导致后面的护士就也是没有办法了,他们一个人上六七个小时的班,真的是一分钟都停不下来,由于必须穿全套防护服,不能吃不能喝也不能上厕所,都很辛苦。

胡:在医院的时候,你们在接触病人之后会如何进行防疫措施?回家之后会如何消毒清洗?

W:作为行政来说,我们接触病人不算特别多。可能就是比如说支援门诊的时候,可能会跟他们有比较近距离的接触。

一般如果是跟患者近距离接触,我们都还是肯定还是要做防护的。会穿工作服,然后戴着帽子,口罩肯定要带。走的时候工作服会放到指定的位置,一次性的帽子和口罩都要丢掉。

基本上所有医护人员都会不停地洗手,现在我们上班经常需要洗手,然后用酒精消毒一下,所以现在每个人的手都很干,很容易裂口子,导致手上有各种各样的小伤口,再用酒精一擦就特别疼。前两天我们一个男同事都过来问我借护手霜了,就是因为洗手洗的太频繁了,真的很难。

然后回家的话,因为老公是青壮年不是特别的危险。但是我回家基本上都是在楼道里面就把外套和裤子鞋都脱掉再进门,然后直奔卫生间洗澡,手机拿酒精消下毒。

我听说有条件的同事,他们还在衣帽间里装了紫外线消毒灯,可以给衣服消一下毒。

胡:最近有上网看相关信息吗?

W:我每次如果看到一些医护人员没法跟家人团聚的视频,就还是常常泪目。比较难忘的是在这么紧张的疫情攻坚中,还看到了有病人家属去打医护人员,甚至扯掉了医护人员的口罩,帽子等等防护设备,这个让我觉得很愤怒。

胡:对于所有看到这篇采访的人,你有什么话想说?

W:想说的就是为了就是打赢这场防疫战,医护人员真的是付出了很多很多。希望市民在没有战胜之前,还是要听话,让大家隔离就隔离,不要出门就不要出门,不然会让我们的努力和汗水付之一炬。

还有就是希望就是市民能对医护人员多一些理解。因为现在确实床位很紧张,一些患者就不理解,他会觉得是你不愿意收他。会觉得别人有关系,所以医院不收他,于是就会辱骂门诊那边的医护人员,甚至连动手的情况都有。

其实这个时候我们也想收,我们也不忍心看他们挺严重的却进不来,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办法。还有,那天有一个护士跟我讲,她在发热门诊里面因为要给患者输液。因为真的很忙,而且穿了隔离服动作也不是很灵活,最后晚了三五分钟,有一个患者就已经开始破口大骂了。

我觉得本来这个时候医护人员已经是冒着这样的风险来给大家做治疗,照顾大家了,然后有些患者真的,真的就没有一点点的理解。身为医护人员也能理解他们心里很急,没有什么安全感。 不过真的,还是希望大家能多一点理解。

头图 / 胡辛束

「今晚22:22的报时员」

今日热点

小编精选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头条新闻

社会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新闻头条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闻头条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备案号:

联系我们|sqno.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sqno